打印

[原创] 龙迹冰纹-(初章:黑色序幕)

龙迹冰纹-(初章:黑色序幕)

  他永远不会忘记,挚友赛恩斯在公开刑台上惨遭折磨致死的那一幕。

  罪人长跪在地,低头不语。双手受铁链捆绑,吊在铁架上。健壮的身躯早已皮开肉绽,布满了灰尘、血迹和伤痕。不知何时,他以这样一副永远忏悔的姿势,停止了呼吸。

  赛恩斯·吉拉迪诺,名声叱咤大陆的龙骑枪兵队长,因叛国罪受以极刑。在遭到连续数日不间断的毒鞭酷刑后,他最终命丧于公开刑台上。

  雪已经溶化。血已经流干。等菲尔萨赶来国都的中央广场、正打算有所行动时,这一幕已经定格。一切都太迟了。

  “不可能。不可能。绝不可能。”他在内心呐喊着,没有说话,目睹遗体在烈日下暴晒。

  在那一刻,菲尔萨作出了抉择——哪怕会血洒大地、战死沙场,哪怕与公立骑士团对立,或者在那以后仍不可避免地病死,他也要解开赛恩斯生前追查的谜团,完成挚友未了的夙愿。

  他决定了,就义无反顾。

  时间逐渐推移,挚友的死仿佛逐渐远去。曾经历历在目的回忆,只在梦中反复浮现。

  直至现在,已经有一个多月,没有再梦见过赛恩斯被处刑当时的情形了。

  此番再次让噩梦清晰浮现的契机,恐怕是和菲尔萨昨日到达的歇息地——黑水镇中蔓延、人心惶惶的气氛有关。

  起床后,他没有再回睡,而是离开了旅馆,提前开始了新的一天。在他推开旅馆大门外出时,天空上弥漫着朦胧的黎明之色。

  黑水镇如昨日一般,笼罩着一层阴霾。清晨鲜有人出没。就算有早起的商贩或摆摊人,脸上都蒙了一层紧张或焦虑的神色。士兵日夜巡逻,从东街到西巷,比行人还多,其阴沉的脸色比腰间的剑还要令人生畏。

  戒备加强的情势显而易见。这暗示着什么,也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迎着寒冷的晨风,菲尔萨咳嗽了两声,漫步在大街上,想找点有生气的东西,比如烤熟的肉。他径直走向早市集。路上的行人见到这个拥有一头罕见白发、面貌却相当年轻的外来人,都表现出戒备的举止。商贩投以机警的目光;妇女快步走开;士兵边闲谈边对他多看了几眼。

  不会是由于我的瞳孔是蓝色的缘故吧,还是说,我这件高领的黑皮革上衣,在南方这边太过引人注目了?他如此猜测。他并不了解黑水人排斥外来人的原因,只是以为南翼大陆的人大多如此。

  这么想着,眼角边发生的事情引起了他的注意。小巷出口处,几个妇女团团围了半圈。但随后,她们又惊恐散开了——借此机会,菲尔萨才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女孩跪在了一具尸体前,低声絮语,念念有词。

  女孩奇特的衣着看起来似乎并非本地人。精致的成套深褐色皮服紧贴在单薄的身子上。兜帽遮住了上半脸,只让人看到微微动着的嘴唇。女孩闭着眼,磕磕绊绊地念着安息词。

  虽然,她在很用心地在为死者作祷告……也正是因此,才要开口告诉她。“被刺杀的人,是不会仅仅因为祷告而得到安息的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女孩听见了青年的说话声,翻开兜帽抬起头,露出了面容。没有任何风霜痕迹的面容非常秀美,淡黄色长发捆成一团收在后颈。她满脸疑惑地仰视着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。

  “……最起码,我所了解的安息词,都做不到。”确实如此。在那时,菲也没有为赛恩斯作祷告。告慰挚友之死的唯一方法,是查明真相。

  “老板不是因为疾病突发而死的吗?”女孩问他。“刚才士兵有仔细验过尸,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。”

  为了确认,菲尔萨再次检查死者,这次更加仔细和谨慎。翻开盖在死者脸上的斗篷帽时,他吃惊不小——这位老人,他昨天接触过,并且从他口中,还获取过一些有关赛恩斯的线索。

  死者是位六旬年纪的老人,身穿的是夜行黑斗篷,整个人趴在地上,耳贴地面。在生命终结的那一刻,依然怒目圆瞪。

  没有顾忌避讳,他在尸体身上找回刚才注意到的奇怪细节。他拨开斗篷,事实证明没看错。“斗篷以及背部的布料被利器割破过,不过看切口,像是被刺破的。衣服上的血迹也是新的,只是附着在黑色衣服上难以被人发现。”骑士团真马虎,他想。根据衣服上的裂痕,他猜测死者遭背刺而死,并且一击毙命。

  女孩仔细看过后也承认,但是依然想不通。“可是……伤口呢?地上的血迹呢?”

  菲尔萨想了想。“你听说过黑蛇刺客团吗?他们拥有一种特殊附魔过的匕首,会使得伤口愈合。而且他们有特殊手段不让血溅出,从而完成不留下一滴血的暗杀。”

  女孩顿了顿。“这……”她在考虑着些什么。随后鼓起勇气说:“老板生前经营着一家不大的杂货铺,人很善良,对我很好。以前我常到镇上玩,他总是送我一些小东西。你能帮忙找出杀害老板的凶手吗?”她又想了想菲尔萨刚才说过的话。“让老板安息,告慰他亡魂的唯一办法,不是安息词,应该就是找出真凶吧。”

  菲尔萨听完,轻轻点头。“走吧,去你所说的杂货铺看看。”

  所谓杂货铺,地处在南小巷深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。地段不是他们最需求的,因为客人若想要铺里的商品,肯定会千方百计找到地点。女孩带着菲进入货铺,神秘的香味扑鼻而来,这才使得菲顿悟,所谓的杂货铺,其实更应该被称之为炼金铺——贩卖珍稀材料的地方。

  昏暗的油灯下,两边的长桌上摆满了药草、器皿和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。菲尔萨扫视了一眼,发现此处并不局限于出售炼金材料,还包括奇珍异宝,古董玩物。他还看到了一只做成标本、但身上依然发着虹光的三翅蝶——这是只存在于传说中,鲜见于现实的稀有昆虫——如果并非赝品的话。

  “奇怪。”女孩望了望货铺阴暗的深处。“为什么还开张着?”

  “姐姐!”

  女孩正狐疑时,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角落里传了出来。桌子下钻出了一个小男孩,双眼紧盯着那个金发女孩,随后也警惕地瞥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菲尔萨。

  “你是?”女孩不认识他。

  “艾肯爷爷的外孙,小安!小安!昨天刚到黑水镇。”

  女孩有些犹豫。

  “爷爷去哪了?一大早就不见了。”

  “他……可能出远门了,一段时间不回来。”女孩随口答道。

  “难怪!”小男孩说。“爷爷说,有一样东西要我交给姐姐!”

  “我?”女孩一惊。“是什么?”

  小安没有直接拿出来,而是用警惕的眼神扫了菲尔萨一眼。“爷爷说过,只能让姐姐一个人知道……”

  女孩抱有歉意地回头,发现他已经主动走开了。她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觉得挺对不起他的,毕竟是女孩开口请求协助。

  “姐姐,进来呀!”

  小安向她招了招手,领着女孩走入店铺深处。在卧室里,小安用钥匙打开了藏在地板中的暗门,一道只有一米宽的狭窄楼梯通向了地下深处的黑暗。这时候,女孩在附近找来了油灯,点着,便跟着小安走入暗道楼梯。

  (进副本时环视环境)

  没想到,炼金铺地下有一条这么长的隧道。她警惕地走着。不知什么时候,她感觉到自己已经走在了前头,小男孩在她身后。

  女孩嗅了嗅,尽管两边石壁都挂满了吸收湿气和潮味的药草串,也依然掩盖不了潮湿的味道。

  “快到啦!尽头是爷爷用来收藏珍贵材料的储藏室。”

  小安边说着,一边从药草串中摸索出一柄匕首。他抬头一看,发现女孩依然在行走着,并没有停下脚步。

  突然间,女孩不知踩到了什么,同时手一滑,油灯“哐当”一声摔碎在地上。通道中唯一的光亮也应声熄灭。

  “没关系,快到尽头啦。”小安说。

  “哦。”

  “姐姐,爷爷在死之前,有没有告诉过姐姐一些奇怪的事情呢。”

  “没有啊……”女孩不回头地继续走着。

  “有没有提到过一种黑色石头的事情呢。”小安举起了匕首。黑暗遮住了他眼里露出的凶光。

  “没有啊……”

  “真的吗?真的一点都没有提到过?”小安瞄准了女孩的后背。

  “是啊。为什么这么问?”

  “嘻嘻。”小安笑了一声。“你没有用了。”

  大街上,菲尔萨突然停下了脚步,马上转身赶回刚才的地方。

  那小孩不对劲——他怀疑着,希望自己觉悟得不要太晚,同时也祈祷那个少女至少要比自己聪明,先一步发现不对劲,并且逃脱了险境。

  “白痴!笨蛋!你怎么就没有马上察觉出来呢?”菲边快速返回边在暗骂自己。“老人如果真的是在早上出门,为什么还会穿夜行斗篷呢?小男孩在说谎。”

  长期离开骑士团,浸淫在安逸的环境中,缺乏机警成为了习惯,这些原因使得自己对一切都麻痹大意。

  “她没有武器,危险了。”

  等他重新看到杂货铺开张的大门,发现金发少女毫发无伤地走了出来。她同样看见了回来的菲,打趣地说道:“我以为,你早就知道小男孩是刺客,害怕了就丢下我不管了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菲诚实地回答:“我也是在半路才想到了不对劲。小男孩是刺客?你没事吧?”

  “那不是小孩,是假乔装成小孩的侏儒,从声音就听出来了。另外,论行刺的经验,他还比我欠缺那么一点点。他从墙上取匕首的声响太大了。”少女还抬起手,指了指藏在小臂鞘中的匕首。

  菲尔萨放心下来,于是继续问,“那么,他是黑蛇刺客团的人吗?”

  “不清楚,不过,”她从怀中取出了另一柄精致的匕首,解释说是从小男孩手中得到的。“可以试一下。”她用牙咬着摘下手套,然后另一手拿着匕首划破手指。

  菲尔萨被她这一举动吓了一跳,“喂,你在做什么?”

  “你不是说黑蛇刺客团的匕首,所造成的伤口会复原吗?现在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这……也没有必要你亲自去试啊!”菲解释着,这种特殊匕首,只需要查看握柄上是否有黑色蛇形雕纹,就能判断出来真伪与否了。

  “这……就算是雕纹,也有可能是仿造的。”女孩反驳说。“倒是伤口复原这种神奇效果,很难伪造。”

  就在谈话间,少女手指上的伤口开始自行止血,甚至迅速愈合。一刻钟过后,伤口奇迹般消失。由此,他俩可以确定,此匕首为黑蛇刺客所属,而原先的小男孩,也正是黑蛇刺客团的成员。

  “我叫洁露·夏诺。”少女自我介绍道。“曾经学习过暗杀术,所以度过了刚才的险境。谢谢你还能赶回来。”

  “不不,我应该要道歉,没能及早发现端倪,我真是愧对过去骑士团对我的培养。”

  “你是骑士?”洁露问。

  “以前隶属‘辉煌银翼’,现在是自由武士。”顺便,菲尔萨还对自己稍作了简介,让她叫自己做菲就行。

  “真巧,我哥哥过去也是骑士!不过,他看不惯骑士团中虚伪腐败的作风,于是自己跑了出来,组建冒险团。我想你们俩应该很合得来。”

  “是吗,日后有机会的话,希望能见上一面。”

  “不用‘日后有机会’了,哥哥现在就在黑水镇的冒险家公会中,这时候应该是在酗酒。跟我来!”

  在前往公会的路上,上午的太阳逐渐照亮了整座小镇,扫去了一部分阴霾。前往目的地要先穿过市集,走到在小镇南大街的尽头才能看到公会,实际路程不远,只需花费上一刻钟的时间。

  前方那幢门庭若市的建筑,正是两人的目的地。大门敞开着欢迎各色人群进驻登记。冒险家公会一贯设立的刀剑交叉标志则镶嵌在出口一旁的外墙壁上,尤为显眼。

  公会里鱼龙混杂,更像是酒馆。敞亮的环境下是一片吵闹景象。酒杯相碰、利器摩擦、粗言秽语满天飞,交杂在一起成为冒险家公会的常态。

  洁露若无其事地走进这群人的中间,在一张圆桌旁,和一个长相英俊的暗蓝色长发青年男人说话。洁露的哥哥,其气质与身旁人不搭,从整齐干净的着装和不出格的举止两个方面可以如此判断出来。黑狼皮大衣没见有一点残破,是他身手了得从没受伤,还是对衣物保护得好,都无从得知。腰间分别挂有两柄长度不过半米的短剑,彰显他冒险家的身份。

  青年男人把目光投向了菲,招了招手,招呼他过来。

  菲走近了两兄妹,才看得清,原来洁露刚才说自己的哥哥在“酗酒”,还真不是夸张。桌上排了五个喝光了的高脚酒杯。公会的酒水分两种,一般的品类按瓶算;但是在菜单里单独列出的品类,则按杯算,这种属于上品。很明显,洁露的哥哥,一连点了五杯上品酒水,还自己一人饮尽。

  “蓝龙之血。”长发青年自顾自地说起话,不知是醉了,还是有意为之。“用苦红梅酒和蓝龙卵果汁液蒸熬调配的鸡尾酒。味道较为独特,用舌头认真尝起来酸苦,但如果让酒仅仅滑过舌头的话,才让人觉得甘甜无比。是附近城镇都找不到的新酒,你要来一杯吗?”

  菲跟着点了一杯蓝龙之血,然后坐在两兄妹对面,互相介绍。洁露的哥哥叫做杰洛,是冒险团“遥”的创始人兼团长,最近在黑水镇活跃,在调查一些事情。

  杰洛打量了一会菲,认为他意气风发,起码是个不一样的冒险者,于是点点头,“我家小妹很少带野男人来让我认识的,因为一般都会被我打个半死。”说完,便自顾自地大笑起来。

  “我不介意一见面就切磋的。”菲也学着开玩笑。“只是最近有病在身,会影响切磋。”

  相处过一小阵后,菲觉得杰洛的言行比想象中的更不拘小节。

  “那就等以后再说啦,咱们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。”杰洛拨了拨眼前的碎发,正式说起自己来黑水镇的目的。

  五天前,他俩接到了委托,抵达黑水镇调查潜伏在此的神秘刺客团,不过,至今早为止,还没有任何的线索,甚至连目标的组织名都不甚详知。就在这种情况下,他俩无法阻止不断发生的刺杀案,就连炼金店铺的老爷子也未能幸免于难。

  不过,洁露与菲一相遇,便得到了突破性的线索。刺客使用的武器原来是一种能让伤口愈合的匕首,而使用这种匕首的人隶属黑蛇刺客团。

  “我确实曾经听说过他们,”菲说,“是非常危险的敌人,本来在北方也有过踪迹,很多北方的骑士想要铲除这个刺客团,但都一一失败。没想到,他们居然转移阵地,到南翼大陆来了。”

  杰洛见他年纪比自己小,阅历却不比任何人浅薄,心生满意。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“我想起来了,那个刺客小男孩,曾经问过我有关黑色石头的事情。最后,我还真的在老爷子的储藏室暗格中找到了。”洁露说着,将那颗石头掏出来。拇指般大小,通体乌黑却具有金属光泽。虽叫做是石头,但材质独特,颇有份量。如果说那是宝石,恐怕也有人相信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杰洛问着,拿了过来仔细端详。石头在手心上显得沉甸甸,像一块漆黑的金块。随后,他自己又猜测:“可能是黑黄金。是一种特殊物质,我记得书上说过,一些地下集会或者神秘组织,会用黑黄金当作通用货币,以交易炼金材料或者当作特殊任务的赏金。”

  “黑黄金通常被雕刻成小方块。而这个,有可能是黑金石。”菲猜测。

  “不可能吧。黑金石那种玩意儿,居然会出现在这?”杰洛有点不认同。“若是黑金石……那么牵扯到的事情就多了。”

  菲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同意杰洛的说法,只是眼睁睁地紧盯着那颗石头。

  “对了,你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找到那些刺客呢?”杰洛转开了话题,向一直一言不发的菲如此问。

  “我得仔细想想。”菲回答,“光找到一两个是没有用的,也许潜伏在此的黑蛇刺客,有四五十个。”

  “这就难办了。”杰洛捂了捂额头,一副很头疼的样子。

  洁露看着两人在专心地讨论,自己也正想说些什么。不过就在要开口的时候,发现出口处哄闹非常。三人的视线同时被吸引了过去——一队身穿铠甲的骑士队列涌入公会,排列在墙边待命。

  菲见状,心知有些不妙的事情发生了。除非有紧急情况,否则就通常而言,骑士团可不会贸然闯入非管辖地带的冒险家公会。

  公会落入寂静,瞬间又变得议论纷纷。洁露站起身准备想离开,然而,杰洛很冷静地观望着一切。

  “捉拿凶手!”骑士长吼道,洪亮的声音传遍整个公会。“凶手抢夺了托雷斯大人的黑金石吊坠,给我搜!违抗之人必就地处决!”

  “糟糕……”洁露正想扔掉怀中的黑色石头,可是她的一举一动,正在众骑士的监视下。

  “全部站起来!”骑士长命令在场所有冒险者。“手举起!让我看到你们手上都拿着什么!”

  “我虽然不是很懂发生了什么大事,”杰洛站了起身,悄悄对菲说:“但是,我们的情况似乎很不妙。”

TOP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8-06-19 10:43

Processed in 0.010955 second(s), 6 querie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