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

[原创] 飞雪国近代史简史正篇。

第十一话 与现实的重叠

公历2010年3月8日,妇女节,早晨8:00。


  “好冷啊~”我一边呻吟着,一边从被窝里探出头来,同时把一旁的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,打开。

  
顺便一提,我现在是在东北大连的一家旅馆里,本来打算惬意的享受一下海边生活的,可是现在的季节似乎并不是很合适。不过这也不是我自己想要来的,完完全全是领导的安排。

 
 “啊啊,要是夏天来就好了。”我一边抱怨着,一边对早已起床的助理吩咐着,“麻烦帮我泡杯咖啡,不加伴侣,加四块方糖。”对于低血压的我来说,早晨的糖分补给是必须的,否则一天都无法投入工作状态。

  
连接好无线网络,这个宾馆的网速很差,不过对于只需要挂上QQ和MSN,浏览一下网页的我来说已经是足够了,再加上一个星期前收藏夹里的在线动漫网站就已经上不去了,所以目前的空余用无所事事来形容,是最恰当不过的了。

 
 打开QQ,并登陆“飞雪之城”,自己的小说到现在已经有整整四个月没有更新了,虽然只是余兴所写,但是想起一开始的志气满满,而如今却变成了大坑,总觉得很受打击,虽然曾无数次的试图提笔把它写完,但每次总是在缺乏灵感和自我厌恶中不了了之。

  
这时,QQ群有用户要求加入,是当时为了写这篇小说收集资料而建立的群,印象里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在里面说话了,会是谁要加入呢?

  
用户名为“飞雪の起源”,从没见过的ID,不过我还是接受了他的申请。

  “飞雪の起源已加入飞雪历史研究所。”出现了这样的提示。
 
 “姐姐,你的咖啡。”这时,助理已经泡好了咖啡,放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。

  “谢谢。”我一边向她道谢,一边打开日程表,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。
  
这时,任务栏显示,QQ群里有人发言,点开,是许久没有人气的飞雪历史研究所。

  飞雪の起源:小说到现在还没有更新吧。
  飞雪の起源: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。
  飞雪の起源:不给你一些督促看来是不行了。
  飞雪の起源:在把一切结束以前,不许你回来。
  奇怪的文字,特别是“在把一切结束以前,不许你回来”让我完全摸不着头脑,是什么人的恶作剧么?
  于是我回应道:什么意思?
  飞雪の起源:你马上就知道了。
  
就在我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时,视网膜捕捉到的一个现象让我感到了不同寻常。

  
开始下雪了。

  
不是在外面,而是在这个房间里,忽然下起了雪。

  
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六棱型的雪花从天花板上飘落下来,而皮肤上冰凉的触感告诉我这不是在做梦。



 而更不可思议的,还在后面,我的身体,从沾到雪花的地方开始一迅速的融化。



 连惊叫都没来得及发出,我已经变成了一滩水。


 “啊!”我一声惊叫,睁开了眼睛,注意到这只是一个梦时,松了一个气。但很快就感觉到了不协调。
 
自己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,装潢是华丽的巴洛克风格,暖炉里的木柴正噼哩噼哩,而自己此时正躺在


一张巨大的双人床上。而旁边的鼾声和肩膀上的压迫感让我发现自己身旁还有别人。



披散着栗色卷发,慵懒的枕着我肩膀的,是一位皮肤雪白的少女,可爱而略显稚气的面容,看上去就像是陶瓷娃娃一样,一颗小黑痣就在她左眼的下方。此时,这位美少女正在我安静的睡着。



环视一下房间,衣柜,梳妆台,茶几,堆着衣服的沙发,还有一面很古老的穿衣镜,凝视那面镜子时,我才真正看到了自己的样子。

  
仿佛长时间不见日光般苍白的肌肤,乌黑的长发盖住了后背,端正的仿佛是雕刻一样的五官,琥珀色的双瞳。这是我么?

 
结合沙发上堆放的墨绿色军服,和军帽上的六棱晶型帽徽。我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,这里是我所虚构的飞雪之城的世界。而我也很快明白了自己是谁,以及身边那位美少女的身份,我轻轻抚摸着她卷曲的头发,在耳边呼唤着她的名字,“蔷薇姬~”

 
白瓷娃娃般的少女抗议着,“讨厌啦,緋娜,人家还想再睡一会呢。”

  “好好。”我在她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,然后下了床,淋浴后换上衣服,走出了房间。
 
白色大理石的阳台上,温暖而潮湿的海风轻轻的吹拂着脸颊,远远的可以看到碧蓝色的海面和金色的沙滩,耳畔响起海浪的声音和海鸥的叫声。

[ 本帖最后由 finalord 于 2010-03-26 15:23 编辑 ]

TOP

第十二话
题目未定
(字数补丁)

TOP

第十三话
题目未定
(字数补丁)

TOP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9-12-09 22:52

Processed in 0.053135 second(s), 5 querie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