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

[原创] 新人灌水,顺便求资源,论坛好冷清啊

精彩人生对于人类来说而言。

但对于寿命超过人类的生物来说,只是一瞬间事情。

因为时空不同,对时间的流逝感觉也不同

天上一日,人间千年

TOP

我的人生修炼还没结束……佛说,渡得劫难尽,方能成正果

TOP

这个可真没办法。只能反复一点点修炼吧……

所以我才想到无人岛或者人迹罕至的森林中去度过余生。

TOP

不带电子产品去也行。给我笔和纸就能自己制造漫画,自娱自乐我是很擅长的

TOP

石头代替笔啊。太麻烦了……。笔还可以用稻草杆点墨汁,但纸这东西比较难找……

TOP

沙子无法保存啊。又不能用树叶当纸?

TOP

要是画下来无法保存的,那画下来就没有意义了啊。

最近洪水泛滥。今年真是反常的一年。问题是反常气候现象,才刚刚开始。
未来气候反常变热估计是不可避免的了。

人类还是要加快进化脚步,进化到机械身体才行了。

原标题:水淹寿光:数万村民财产被冲走 基层官员麻痹酿大祸

  人们讨厌夏季的炎热,希望它早点过去。但如今寿光人民却热切地希望太阳光照能更足一些、天气更热一些,如此,他们被洪水泡过的家当能尽快晒干,早日回归家园。

  这一切,发生在蔬菜之乡——山东寿光。

  泄洪量超出预期

  2018年8月19日,寿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下发特急通知——“关于发布防汛I级红色预警通知”,通知称,根据潍坊市防汛抗旱指挥部通知,弥河上游的黑虎山水库和冶源水库泄洪流量分别为1160立方米/秒、300立方米/秒,加上区间来水进入寿光市的流量将达到1700立方米/秒。洪峰到达时间预计为20日凌晨1点。8月19日晚21点50分,将防汛预警从橙色预警升级为红色预警。文件要求各地做好防汛准备和人员撤离工作。

  而在8月20日凌晨3点30分,弥河寿光谭坊站流量为2250立方米/秒。这超过了之前预计的1700立方米/秒,遭遇自1974年以来最大的洪峰。

  8月20日寿光防汛抗旱指挥部再次发布通知提示,嵩山水库、冶源水库和黑虎山水库同时泄洪,预计寿光境内弥河流量由原来预计的1700立方米/秒,提高到至少1950立方米/秒。

  8月20日上午9点30分,弥河谭坊站流量回落为1680立方米/秒。此后逐渐降低。至20日10点45分,上游三座水库压减泄洪量,弥河寿光境内总流量锐减至616立方米/秒。而到了20日下午,泄洪量略增,20日下午5点10分,弥河寿光境内总泄洪量达684立方米/秒。

  8月21日下午4点25分,嵩山水库已关闸,直到下午6点15分,上游三个水库全部停止泄洪。8月22日、23日,黑虎山水库和冶源水库分别开启溢洪闸,流量控制在50立方米/秒。8月24日,弥河上游水库泄洪总流量为100立方米/秒。

  汛情随着之前的泄洪狂奔而至,却并没有随着泄洪的停止而消失。汛情已然形成,数万寿光百姓损失严重。

  8月20日上午,听说汛情要来了,牟城西村村民王强(化名)要去坝上看看汛情,好提前做准备。当王强走到牟城西村西侧的弥河防洪坝时发现有一处渗水,于是他赶紧拨通了村书记的电话,村书记迅速赶到后,向上级汇报,当两辆防汛车赶到时,溃坝已经扩大到10米。

  “眼看着防洪坝渗水越来越严重,不一会儿只听到‘轰’的一声,渗水处出现坍塌,一下子一个3米左右的口子就出现了,大水一下子就冲出来了。后来溃坝的口子越来越大。”王强回忆称。

  看着狂奔而出的洪水,简单的防堵已无济于事,最后调来了七八辆卡车装满渣土等直接向溃坝处填埋,在大家齐心协力下,终于在20日傍晚将该处溃坝堵住。

  而洪水已灌入牟城西村,洪水冲进村民的家中,无孔不入,淹没了沙发和床,浸泡了粮食,淹没了牲口。根据村民介绍,水位最高时在屋内达到1米多,几乎所有的家具全部被浸泡。

  “庆幸的是人员已经撤离。”王强面色轻松,随后又满脸愁云,“我损失了约600头猪和两个大棚,总额近百万元,半辈子的血汗钱被洪水冲走了。不知道会不会得到赔偿?”

  8月20日傍晚,羊口镇口子村发生溢坝。就在8月20日当天,弥河寿光段先后有牟城西村、李家湾村、口子村附近多处溃坝情况发生。

  营里镇截至20日下午6点,共撤离农户约17900人,涉及24个村,占到营里镇村庄总数的一半。“有些村刚刚撤离不久,洪水就灌进村了,我们与危险擦肩而过。”营里镇相关负责人介绍说。

  根据微博“潍坊发布”消息称,据初步统计,寿光15个镇街区均不同程度受灾,累计组织紧急疏散村庄89个,紧急转移安置群众62462人。

  防汛意识淡薄

  在汛期到来前后,寿光市防汛抗旱办多次发布通知要求做好防汛准备和人员撤离工作,要求各级迅速传达,并通过微博等进行宣传,广而告之。但是40多年未曾遇到过洪灾的基层干部麻痹大意,不以为意,最终酿成大祸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调查获悉,此次寿光境内的洪灾并非大范围内的溢坝所造成,而是因为局部溃坝所造成。


  “早在洪峰到来之前,市委市政府就要求住建局等部门做好部署,对可能受灾的村需要铲车、渣土等防洪物资一律满足,但是有些村干部却不以为意,认为自己离弥河远,除了撤离人员并未做其他防护,最终导致全村被淹。”寿光市一位知情人士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。

  营里镇北陈家村距离弥河4公里,截至8月24日下午5点,村内主干路积水深处仍可以到膝盖。而此时弥河边上的口子村、李家湾、牟城西村等村的洪水早已退去,村民都在忙着清理屋子和晾晒家当。

  “我们村从21日中午街道上的水就能到膝盖,23日的时候能几近腰间,这期间村干部和乡镇以及市里领导没有人问过,也没有人管过灾情,村民们一直在水里泡着。”朱姓村民称,“直到23日早晨省委刘家义书记来营里镇安置点慰问,我向他反映了我们村的情况,之后才陆续有干部到村里慰问并安排人员发放物资。”

  这位朱姓村民的说法得到了北陈家村其他村民的证实。村民都抱怨现任村干部在初期的防汛意识不强,后期不积极处置灾情,给百姓造成更大的损失。

  受灾比较严重的口子村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“8月19日,村干部带领村民封堵了涵洞,房子被洪水侵袭,但是在20日上午,很多村民聚集在洪水进村的西北部荣乌高速入口的低洼地带,我和几个村民提出在羊田路上修一条坝防止洪水进村,但是没有村干部响应,最终20日晚间洪水从此处一涌而入,人力已无法筑坝,最后还是利用大型机械在羊田路上修了一条坝将洪水堵住。”

  村民抱怨上游水库肆意放水导致他们财产受损,对此潍坊市防汛抗旱办官员回应称:“如当时不泄洪,将会对水库安全造成严重威胁,甚至有垮坝危险,将影响下游近百万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。”

  此外,山东省防汛办于23日对媒体记者表示,寿光被淹是河道入海能力差所致。依据此前的执法记录和通报,侵占河道的建筑既包括居民院落、建筑垃圾等,还包括经营类场所如果园、鱼池、养殖场、洗沙场等。

  也有网民在寿光市政府网站提问,弥河两岸河坝下一步如何加固治理?

  寿光水利局方面回复称,根据市政府安排,2017年寿光市水利局委托专业设计院对寿光市弥河全河段编制完成了《寿光市弥河防洪工程规划》,规划已经通过专家论证和市政府批复。新防洪规划中,弥河城区段按照100年一遇,城区外按50年一遇的标准进行设计。主要是对河道进行清淤疏浚,培堤筑坝,提高河道的防洪标准和泄洪能力。河道治理将结合境内弥河流域综合治理和地表水利用工程分期实施。

  寿光市防汛办婉拒了记者针对汛情等详细情况的口头采访,记者以书面形式采访寿光市防汛办,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寿光防汛办的答复。

TOP

这个很难判断真假……要找当事人或者当地医院的死亡人数记录本才行。

不过我觉得就算死了人也不会很多。可能只有少数……

TOP

受伤这种事难免的。毕竟洪水一来,人一急起来到处跑,受点伤很正常。

TOP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0-03-28 17:37

Processed in 0.310797 second(s), 6 queries.